塞甜甜退休计划

随缘写文,随缘做图,佛系更新
正在复健,文笔渣,ooc,沙雕
cp里福华初心,盾冬本命,贾尼一生推
粉所有超英
热衷冷cp
本尼是真爱,经常黑他
美队是信仰
包包是甜心

【暴卡|毒埃】老子爱上了一块牛排(一发完)

感觉会十分可爱沙雕,看完毒液内心OS:我的天呐,这是从哪里跑出的大可爱!我爱他!可爱到爆炸!然后在毒埃车里出不来了,发现暴卡也真好吃。

私设如山,与原片情节有不符合

注意ooc有,沙雕有,他们属于漫威爸爸,ooc属于我。

 
没有车,车是不会有的。
       

 

 

 

 

 

 

 
暴乱喜欢他的宿主。 
基于食物的喜欢。
就像人类喜欢一块牛排。

卡尔顿有着一双大眼睛,深褐色的,很美,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舔舐。想看见这双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布满水汽的、失去理智的。像是那只年轻的雄鹿——暴乱在去往旧金山的路上见过这种生物,圆润晶莹的双眼,流畅紧绷的身形,矫健又羞涩的从树后探出头——怯怯的,像是害怕又像是引诱。

暴乱喜欢这只鹿,基于食物的喜欢,于是他遵从自己的内心,撕开那只鹿的咽喉。他喜欢那只雄鹿的眼睛,他喜欢眼睛、心脏与肝脏。他杀死了年轻的雄鹿,鲜活生命的消逝——美极了。

 

 
暴乱喜欢他的宿主。
基于食物的喜欢。
就像人类喜欢一块牛排。

卡尔顿是个科学家,但小科学家有着年轻的肉体,他的骨架不大,肌肉看起来并不明显,但脱下衣服就能看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完全符合暴乱的审美——肉质上乘。

他想起遇见卡尔顿之前的几具身体——女警,老太太,小女孩,哦,哪里比得上卡尔顿呢。

除了卡尔顿,只有那个小女孩勉强合格,小女孩的身体肉质很好,可是她太虚弱。那时他杀死了雄鹿,原先的身体溅上了鲜血——他从宿主的记忆力了解到,人类会认为这是人类的献血,会对这样的他产生害怕。

害怕同类的鲜血?
可笑。

但这会阻碍他的目的,于是他抛弃了旧的宿主,附身在小女孩的身上——和父母野营的小女孩,满脑子的奇怪想法和控制不住的好奇心,哦,真是可爱的幼崽,可爱又美味。

当然,他是最喜欢卡尔顿的,他喜欢这只旧金山的年轻雄鹿,但他暂时舍不得下口。他想注视着这只雄鹿,看着他从树丛后探出头,羞涩又温驯;他想看着雄鹿在草原上奔跑,褐色的皮毛柔顺极了;他想在落日熔金之时,看着雄鹿交错的鹿角被夕阳印染金边……

这是一年,两年,或者更久长的岁月。

 

 

暴乱喜欢他的宿主。
基于食物的喜欢。
就像人类喜欢一块牛排。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千里迢迢去往旧金山,辗转多具身体最终找到了卡尔顿,选择了卡尔顿。

或许是他早早就知道了旧金山有一个思想与自己如此契合的人类。

他是暴君,卡尔顿就是暴君的臣子。

他是黑暗,卡尔顿就是追逐黑暗的影子。

他是死神,卡尔顿就是收割生命的镰刀。

如此默契。

如此相像。

他的卡尔顿,暴乱的卡尔顿。

死神用镰刀收割生命。

黑暗接纳了影子,从此他们融为一体。

暴君将臣子笼进自己的羽翼。

他是残暴的君主,他是愚忠的臣子。

火箭爆炸的时候,君主张开羽翼,护住自己的臣子。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你是我的。

我属于你。

烈焰熊熊之中,暴乱失去了感知。

 

 

暴乱喜欢他的宿主。
基于食物的喜欢。
就像人类喜欢一块牛排。

但某坨黑色loser说:“得了吧,还牛排,我们共生体明明只喜欢吃巧克力,海鲜以及人脑,我现在就想吃……”

“不,你不喜欢,你不想。”另一位loser及时制止了这坨史莱姆,并向他的嘴里塞了两个巧克力球。

某黑色史莱姆:“……是的,我不想。”
   
     

事情好像解决的很快,火箭被毁掉,卡尔顿没有死去被送到医院,暴乱失去踪影,埃迪和毒液参加了安妮的婚礼,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正轨。

海边,金黄色的沙滩上,清晨捡贝壳的人停下脚步。

“那坨银色的是什么?”
 
“不知道。”

 

 

埃迪又回到了记者的岗位,这一次他要去采访还在医院里的,已经和失去共生体的卡尔顿·德雷克。

埃迪知道他又要去见卡尔顿,他就觉得头秃。

毒液在他脸上舔了舔,“埃迪别怕,我会保护埃迪的!”

埃迪:[老脸一红]

埃迪:“公共场合不许舔我的脸,也不准出来!”

毒液:“埃迪~~~明明你也很开心啊!”

埃迪:……感觉自己养的不是寄生虫,是条大狗子。

毒液:“道歉!我才不是寄生虫!也不是狗子!道歉道歉!”

埃迪:“好好好,你不是寄生虫也不是狗子……今晚吃啥?”

毒液:“巧克力球!”

埃迪:……

还真是好哄呢。

 

 

好不容易逃过火箭爆炸回到卡尔顿身边却莫名其妙吃了一嘴狗粮的暴乱:……!!!

和暴乱共享视觉听觉的卡尔顿:……???

暴乱遥遥的看见毒液朝自己做了个鬼脸。

暴乱突然间醍醐灌顶。

 

“怎么了?”卡尔顿觉察到共生体的不对劲,“饿了?”
 
我又不是毒液那个只知道吃的loser!

……不,那个loser都有对象了,你还没有。

暴乱觉得自己浑身散发出了单身狗的清香。

“……是的。”

“要吃什么肉?”

“……牛……鸡肉。”

卡尔顿吩咐下去,肉很快被送上来,他的势力依旧存在,只是不再像以前一样出现在公众面前。

暴乱看着坐在病床上看文件的小科学家,他低着头,长睫毛忽闪忽闪。

见鬼,暴乱吞下一只鸡。

Oh,shit,我好像爱上了一块牛排。

 

 

 

 

 

 

 

 

本章内的loser用的是电影里暴乱对毒埃的称呼哦,作者没有别的意思。

其实是一个生贺,祝贺作者单身十八年并且好像有一直单下去的实力

以及在这里求评论啦( 。ớ ₃ờ)ھ

评论(17)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