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甜甜退休计划

随缘写文,随缘做图,佛系更新
正在复健,文笔渣,ooc,沙雕
cp里福华初心,盾冬本命,贾尼一生推
粉所有超英
热衷冷cp
本尼是真爱,经常黑他
美队是信仰
包包是甜心

[奇异玫瑰/福华]锈迹宫殿(HE,一发完)

灵感来自于221D的一个闲聊贴,主要是讨论如果福华一方被别人穿越了(主要是华生吧,夏洛克被穿越了这文怎么看),大家能不能接受两人还会在一起。看了很多回答,大家普遍不接受,我自己本身也是这么觉得的,被人穿越就不是华生了啊……我记得很深的一句话——“别以为你长了一张华生的脸夏洛克就会爱上你。”

主cp是福华/奇异玫瑰,一发完,HE,总而言之就是每个世界都要谈恋爱!福华大法好!

  
文内副cp有贾尼,奥五,幻红,因为只有一句话所以不打tag,在此预警。
没有车,车是不会有的。
路人也是无辜的,我才不会写夏洛克爱上不是约翰的人。

苏格兰场今天很不平静。雷斯垂德的脸色从没有这么严肃过。

“发生了什么?”安德森问。

“夏洛克福尔摩斯死了。”多诺万回答他。

“It is a trick,just a magic trick.”

“No,all right,stop it now.”*

约翰仰头看着他的室友,巴茨医院上的夏洛克福尔摩斯,手中的手机传出世界上唯一一个咨询侦探的话——那张一向刻薄的嘴吐出了可以被称得上人性的话语,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说:

“这通电话,是我的遗言。”

卷毛侦探说:“人们都会怎么做吧。”

留遗言……留什么鬼遗言啊!

然后军医看见飞扬的黑色大衣。

他的头脑乱起来。

疼痛与黑暗。

有人撞倒了他。
  
冰箱里的人头。
  
地上的人。

桌上的头骨先生。

粉色的手机。

雾气中的猎犬。

白金汉宫的烟灰缸。

泳池。

以及……

  
死去的夏洛克福尔摩斯。

“他是我的朋友……”他上前想看清那张脸,眼前却始终是朦胧的,印染着的血色挡住他的世界。
 
不…夏洛克…

在那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死亡降临——可是,死亡并不是终点,相反,它代表着无尽的怀念、错过与悔恨。

错过的人……

他感觉到痛苦——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是夏洛克的死亡——亦或者更深层次的、灵魂上的痛苦苦,撕裂的头脑、破碎的记忆、搅乱的感官……和无能为力的恐慌。

而他无力阻止,无法改变。

 


 

“华生医生?”路过的市民认出军医,扶他起来。“巴茨医院出了事情——您怎么了?”

“不,”军医——男人捂着额头,“我很好,我只是——”他的话语一下停住,看着面前的建筑,突然露出一个笑。
  
一个一点也不像华生的笑。
  
“需要一杯咖啡。” 



——两年后—— 

“现在就只剩你和我了。”麦考夫看着自己的弟弟,微微低下头。
 
“你不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劲。”


夏洛克从痛觉中回过神,他刚刚分析了那个审讯的人……死胖子肯定看到了全程。哦,死胖子找到他了——这意味着他要回伦敦了。
 
“听我说,”死胖子靠过来,“伦敦有一个地下恐怖分子网,他们马上会发动大规模袭击——”
 

伦敦——约翰在那里——约翰 ……



  
“很遗憾,假期结束了,亲爱的弟弟。”麦考夫贴着他的耳朵,用一种他特别讨厌的语气说话——

所以说这真的是死胖子。

夏洛克闭上眼。

 

 
两年里,夏洛克忙于争斗,有时,夏洛克也会想起约翰——仅仅是想起。
  
柔软的金发,蓝色的眼睛,约翰是小小的泰迪熊。哦,他喜欢约翰的那件红色衬衫,喜欢约翰的毛衣,喜欢约翰为了他抛下姑娘回到221B——得了吧,他一直在想念约翰。
  
他睁开眼。

  
像是做了一场长达两年的梦。 

梦里他在和莫里亚蒂的势力进行争斗的时候死掉了。但是约翰在伦敦安全的生活,他可以每天安安心心的去买牛奶,快快乐乐,一无所知。
他可以每天都去和自己的女友约会,简,露西,亦或者哪里来的安娜还是玛丽,不用被他那高功能反社会的室友找去查案子而错过约会,不必面对冰箱里的人头,茶叶罐里的手指,杯子里的眼球。
他会和他的女友结婚,生一两个孩子,有一个孩子会叫夏洛克或者夏利,他会一直幸福的、无知的生活着——他会因为失去侦探而伤心,但夏洛克知道约翰会走出来的,会爱上别人——约翰不会忘记夏洛克。
  
现在,他该从梦里醒来了。他没有死,他也不会允许约翰离开他。


 
“夏洛克,回贝克街去吧。”
 
哦,夏洛克舒了一口气,他得说,这是两年以来死胖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回贝克街去吧,回到贝克街,回到约翰身边。  
  
“那华生怎么样?你见过他 ?”
  
“Oh ,yes .”
  
麦考夫的语气让他觉得有些不对。

 

“我一直在暗中监视他——他恢复的很快,”大英政府的语气危险起来,“他要结婚了,你要做好准备——不只是结婚的方面。” 

夏洛克看着约翰的照片——有些奇怪。
  
留了胡子,但不只是胡子的问题。  

约翰改变了吗?

  

没关系。 

他不介意,只要还是约翰,他就不介意。


  

夏洛克站在餐厅里,看着那个女人,玛丽——骗子,这是最明显的标签。

可是他暂时不能告诉约翰,约翰马上要求婚,但是他知道,如果他出现的话,肯定能搅和这场求婚,他现在需要去找约翰——
  
夏洛克的瞳孔瞬间放大。

面前的男人留着胡子,微笑着拿出戒指,看向另一个女人。
  
他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冻结。
  
不,咨询侦探在记忆宫殿里一条一条的搜索可能的原因——不。
  
这个男人,正向玛丽求婚的男人,不是约翰。

  
一年后,夏洛克没有参加那场婚礼。新郎也没有邀请他。

 
夏洛克闭上眼。
  
失去约翰后,他总能闻到铁锈的味道。

只能闻到铁锈味,血的味道。
  
一年的时间,让他确定——在他坠楼之时,约翰华生就已经死去。
  
明明,死去的应该是夏洛克,那个讨人厌的高智商反社会。
  
明明夏洛克的坠落是为了让约翰活下去。
  
明明,我只是想让你活下来啊。

  
他撸起袖子,撕下尼古丁贴片。
  
再没有人管他了。
  
再没有人像约翰一样关心他了。
  
再也没有约翰了。

221B里只有他。

只有夏洛克,那个该死的、讨人厌的侦探。

再也找不到。

  

百分之七的可卡因溶液——注射。

不够。

还要更多,他将药品注射进血管。

他需要更多——更多来填补空虚。

他沉进自己的记忆宫殿,充满锈迹的宫殿。
  
满是铁锈味的,血腥味的宫殿。

 
他想起那些日子,第一天和约翰在伦敦的街头狂奔,他们靠在墙上喘气,侦探看着军医,有些入迷,他们呼吸交融——

  
只需要靠近,靠近,再近一点。只需要这么点的距离,他们就可以毫无空隙。

    
开始他只是将John看做自己的私有物,后来他却无法控制自己。

他渴望约翰,渴望着更多。不只是室友,朋友,搭档。

  
他知道他这样想实在疯狂,他也知道这会吓到约翰,但是他需要靠近他,不能停下,不要停下,像久旱之人渴慕甘霖,不断地靠近。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约翰不会靠近他,近到他们的呼吸彼此缠绕。

  
他不信仰上帝,但是——他信仰着约翰,他的华生。

  
有些人不是光,但他们是光的传导者。
 
 
我没有朋友,我只有你。

  
他痴心妄想着,妄想着有一天,哪怕是一天,他能够拥有约翰。
  
 
夏洛克没法停止这些,他没有办法。
  

约翰,我想请你告诉我,我该如何是好?我该怎么办?我该怎样处理我的这些情绪?
  

那两年里,我看不见你,我如此思念你,我觉得我就要死了,被这些深沉的、无法抗拒的感情杀死,死在你的面前。
  

我终于发现我爱你,我想要告诉你,我说服自己来到你的面前,花了我两年的时间,我认清了一切,我看见了你的新女友,看见了你。
  

我靠近你。
  

然后——你消失了。 

你消失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他不是约翰,不是我的华生,不是我的贝克街……221B。 

  
我的半身,我的灵魂,我的人性之光……

我的道德标准……约翰,他不是你。  

经历过那么多后——
  
我从没想过,我会失去你。
 



莫里亚蒂陷害他的那次逃亡,他握着约翰的手——好小的手,握住那只手,就握住了约翰,他甚至舍不得松开。

那次,他觉得路程好短,短到约翰的温度在他手心消散的那么快,像只是他的一场幻觉。

而他攥紧了手,想留住什么。

餐厅里,金发的小个子男人说:“I am not gay.”
   
如果不答应,不张口,不说话,不回应,是不是就能跟现在这样一样,永远永远的走下去?

即使隔着距离,却有彼此的脚步呼应,就像心跳一样此起彼伏的,永远不寂寞?  

如果靠近就意味着分开,如果握紧就意味着松手,如果得到就意味着失去,那就不如保持现在这样吧。

不明白没关系,只要……不会失去就好。

他是个高功能反社会——没有人喜欢他,他是多诺万嘴里的怪胎,他不在乎。

他只要有约翰……只要他一个。

现在,夏洛克 福尔摩斯失去了他的约翰 华生。



他的记忆宫殿——生锈了。



  
记忆宫殿容纳了夏洛克,也锁上了他,用锈迹斑斑的回忆,用没有约翰的伦敦。


I am Sherlock .
  

I am Sherlocked .


记忆宫殿合上大门,锈迹顺着墙壁与地板爬上他的身体,封锁他的内心。
  

锈迹的纹路腐蚀他的心脏,染上绝望的印记。
  

再也醒不来。

  








苏格兰场今天依旧不平静。

“发生了什么?”女警问。
  
“安西娅打来了电话,”银发的探长回头说,“我们去贝克街221B,夏洛克福尔摩斯死了。”

 
  
  
  
  
  
   

————————我是本尼的发际线———————

  
  
加德满都的太阳落下了。

  
史蒂芬是古一法师的优秀弟子,但是他并不是完美的——镜像空间方面是他的弱点,他所形成的镜像空间总是带着莫名的锈迹,他也总是闻到无处不在的铁锈味——自他踏入卡玛泰姬以来都是这样,他讨厌这种味道,不论以前还是现在。

但是史蒂芬也是一个勤奋的学生,从卡玛泰姬的图书馆里抬起头,他才发现夜色降临了喜马拉雅山脉,这时他该回到纽约圣殿——

“你要我给你的儿子开光?可是我是法师啊!”
 

“可是你秃啊。”
 

“啊啊啊我有头发!只是比较少!我不是和尚!
托尼斯塔克你别瞎说!我才不秃!”  

抬手画了个圈,还没踏进去就听见了吵闹声——奇异博士一下就听出了说话的人是谁。
 

托尼斯塔克和王。

“其实不是儿子是小呆……OK,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有钱,你不行我就去找斯特兰奇……”
 

王为什么要选择和这个嘴炮争论问题。
  

反正最后都会接受的。

贫穷的史蒂芬摸了摸自己的钱袋。 
  

啊,今天的圣殿还是一如既往的穷呢。
  

史蒂芬夹着书目不斜视的从两人旁边走过,力求缩小自己,让钢铁妮忽略自己,然而那张天底下难以找出第二张的大马脸真是难以忽略,托尼看见了路过的马脸,一句斯特兰奇就要说出来——
  

一条红斗篷就从不知道哪里飞出来糊了妮妮一脸然后把博士带走了。

斗篷:摸钢铁妮的小胡子成就,get!

托尼:刚才的是小红?

如果是平时,毫无疑问,奇异博士会停下来和钢铁侠进行嘴炮攻击,强行清高一把,然后接下钱把事情解决了。毕竟圣殿是真的穷。

但是今天有些不一样。

博士觉得心里有些怪异,像是缺了一块,但他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填补。

奇异博士感觉到了奇异。

他下意识摸了摸阿戈摩托之眼,绿坷垃安安静静的当着他的毛衣链。

四周依旧萦绕着铁锈的味道。

今天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的红斗篷啪的一下打在他的脸上,下边的布料卷成一个小尖尖,指了指大厅——哦,斯塔克。

不,他今天并不想和斯塔克进行法师是否能给他儿子开光的争论,亦或是秃顶的法师是不是和和尚有着相似的技能之类的事情——今天好像不适合做任何事情。史蒂芬这么想。

“哦,斯特兰奇今天怎么了?”托尼有点好奇,他对这个和自己有着同款胡子的法师有着莫名的熟悉感(因为你们都是福尔摩斯啊)。两人平时也是以互相开嘴炮为乐趣的,不过今天他是真的有事来找史蒂芬的——据说东方法师能给一些东西开光——还是开灵智,总之卡玛泰姬也是在东方啊。

他是希望小呆能够懂事一点,在他的几个AI开始早恋,夜不归宿后——他指的可不是Jar,Jar成年了,和自己的创造者谈恋爱也是Jar的自由,早恋是指幻视和星期五。

这两个一个出生两天就看上了旺达,导致快银恨不得手撕幻视。另一个只是他一时犯懒,拎出来处理公司事务的,结果就把刚刚出生的奥创搞到了手——连泡妞/泡汉子这种技能都继承了他吗?
而且连奥创这个被他给予了保卫世界的职责的AI,都是天生的恋爱脑,和星期五谈恋爱后别谈拯救世界,连敌人入侵的时候都在和星期五聊天。

这么一想他的AI真是没救了。

#儿女出生不到一年就开始谈恋爱怎么破#

#自己未成年的儿子和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在谈恋爱怎么破#
  

#一定是我的教育方法有问题#

#如果小呆也是这个德行怎么办#
 
 
托尼爸爸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不知道,”王打断了托尼爸爸的沉思,“大概,至尊法师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王凉凉的说。
  
  

史蒂芬不知道外面的人在说啥,他依旧和自己的斗篷进行无声的交流。
 
 
斗篷依旧执着的指着外面,并且不放开史蒂芬——OK,托尼斯塔克是吧,我去看看他,斗篷你先松开我——史蒂芬·贫穷·斯特兰奇这样安慰自己,毕竟圣殿如此的穷——
 

斗篷摇了摇他的小尖尖。

不是哦。
    
扣扣。  

扣扣。  

有人敲门。
  
斗篷的小尖尖一抖。
  
史蒂芬还没反应过来,斗篷突然在史蒂芬屁股上摸了一把——没错这就是一条清新脱俗的痴汉斗篷,然后一把把至尊法师拖到门口,然后钢铁妮和王就看见一条斗篷给史蒂芬整理头发,顺了顺史蒂芬裙子(并不)上的褶,再用布料拧开了门把手,后退了两步,还行了个十分绅士的礼——别问他怎么看出来一个斗篷很绅士的。
 

难不成斗篷也会思春?虽然这是个斗篷……但它也是个法器啊,它是看上了什么?一件披风?还是一件大衣?或许那大衣还围着一条围巾。

史蒂芬·马脸褶子精·斯特兰奇表示,他自己就不会像斗篷一样思春,他可是至尊法师,是要拯救世界的,才不会去关注那些儿女情长呢。

史蒂芬和门外人打了个照面。

门外是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小个子,身后跟着几个黑衣人。那个男人小小的,像只泰迪熊,脸上有些惊讶。

真是好长的一张脸啊,真是令人难以忘怀。不过还是蛮帅的,莫名的还感觉到很熟悉——这可真奇怪,天底下还能找出第二张这样长的脸吗?埃弗雷特心想。
  

“我是埃弗雷特罗斯,CIA。”他走进来,伸出右手。

史蒂芬:真香。

  
宫殿的门打开了,有人走进来——他去除了那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锈迹。

史蒂芬抬头看了看天,纽约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啊,阴雨绵绵之后,雨云散了。

他闻不到那些铁锈味了。

阴雨刚刚散去,雨后清新的空气涌入宫殿,阳光挤进门里。墙角的铁锈悄无声息的褪去了。  
 
  
  
宫殿的门开了。

     

———————————妮妮的臀线———————————

我在没有找到福华大家庭的时候也看过几篇华生被别人穿越的文,那个忠诚、善良、坚毅、勇敢的华生消失了,那些别的人占据了华生的身体,满身秘密,或许残忍,或许阴郁,但这不是那个华生,然后夏洛克依旧爱上了这个“华生”……

这是个人意见,不喜勿喷,就我而言,华生和夏洛克是彼此独一无二、永远无法代替的。

夏洛克会追逐谜题,但是他不会忘记永远抓住华生的手。 

—————————————改文————————————

全文都改了,觉得之前写的……好渣啊,慢慢改吧

评论(9)
热度(85)